ESE48-厉逍

韩张 K莫 繁星 48G

【K莫】我只是个唱歌的 01

CP向 KO x 莫扎他
- 《恋恋阙歌》杜春生剧情线


这天莫扎他所在的戏团来镇上演出,镇上的人们都酷爱看戏法,正巧戏团的班主肖奈最擅长变戏法,来到镇的当天便变了一出戏法。
只见那银刀脱离了猴子酒的手直直飞向了肖奈,肖奈与其他人踩着高跷,众人惊呼,这可怎么躲?甚至有妇女儿童捂住了双眼不敢看。
安静了几秒人群中便爆发出一阵掌声,遮眼人睁开眼便看见肖奈安然无恙地正站在地上,随后莫扎他等人从高跷上跳了下来,带头鼓掌。
肖奈抬了抬手,周围安静了下来,他承诺一个月后戏团将在身后的剧院演出,希望诸位来捧场。
-
换下演出服的众人在舞台前集合,莫扎他也不顾自己的白长袍是否会被弄脏,双手撑着舞台一跳在一转身稳稳地坐在了舞台边缘,由于动静太大或者是舞台常年不用扬起了一层灰,愚公在鼻前挥了挥手又眨了眨眼,咳嗽几声朝着莫扎他的肩膀就是一掌。
“我说眉哥你有毛病啊,这里这么脏。”愚公用手指了指舞台,随后用食指在舞台上一抹。
“我…我这不习惯了吗。”莫扎他看着愚公手上的灰,揉了揉头。
“我看你啊,就是欠揍。”愚公搓了搓手上的灰,笑了一下把残留的往莫扎他那白袍上一抹。
“你…!”莫扎他一下子跳了下来,拍了拍屁股抬手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
“行了行了行了,你俩闭嘴吧,这天热你们还吵,等下老三来了凑你们。”猴子酒靠在舞台边缘,上前把莫扎他拉到身边。
“你俩今天就别吵了,现在开始打扫卫生,郝眉你去最里面的化妆间打扫。”肖奈从后台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堆抹布。“猴子你去后台把剩下的扫帚和水桶拿过来分给大家。”
莫扎他推开化妆间门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肖奈居然让他打扫这么大的化妆间?
莫扎他拎着水桶进去了,叹了口气开始擦拭,莫扎他拿起掉在地上的几块木板,也没觉得奇怪就扔在了一边准备到时候带出去。
莫扎他哼着歌打扫着梳妆台,正当他俯下身去洗抹布的时候,镜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戴着帽子穿着披风的女人,莫扎他再抬头的时候被吓了一大跳,转身发现根本没人。
莫扎他吓到忘记大喊,他指着女人消失的方向结结巴巴地说道:“谁…谁在那?给老子出来!”
躲在屏风背后的女人一听莫扎他被吓到了,清了清嗓子安慰:“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莫扎他半信半疑,疑惑不解地盯着屏风:“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女人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我听说你唱歌很好听。”
莫扎他一听那女鬼夸他了,脸上终于出现了笑容:“那当然,我可是和平戏团第一歌姬。”说完还拍了拍自己胸脯。
女人不禁失笑,从屏风后露出半个身子来:“你有没有兴趣当我徒弟,我可以让你唱的更好。”
莫扎他越来越觉得奇怪,但他一想,白白多一个师父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还不用花钱:“好啊,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鬼师父了!”
女人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那张莫扎他还没整理好的桌子:“你看到那边的袋子了吗,里面是乐谱,你先打开来唱给我听听。”
莫扎他听完后扔下了抹布,将污水随手往袍子上一擦,打开了纸袋拿出几张纸,研究了小会儿便开口了,女人点了点头:“你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去孔家外边唱这首歌。”
莫扎他一听是孔家立马不干了:“不…你让我去孔家?我不要。”孔家是什么地方?莫扎他怕自己搞事情把自己搞死了。
女人叹了口气,扶额:“你信不信我?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而且孔家那少爷是失忆了,需要人来唤醒记忆,不然你以为我干嘛非要你唱那首歌啊。”
莫扎他越听越不对:“失忆了找我干嘛啊又不是我干的。”
女人咬了咬嘴唇,一挥手:“哎呀你就别管了,我跟你发誓他们不会动你。”
莫扎他抿嘴想了许久:“…好吧,我信你!我今天晚上就去。”
-
当莫扎他拿着乐谱出来的时候愚公凑了过来:“这什么呀?”
莫扎他将刚刚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在场的人,猴子酒长大了嘴巴:“我去,还真有鬼啊?”
肖奈仿佛看穿了一切:“你放心,不会有事的。”他眼尖地看到了躲在后台偷听的女人,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安慰完莫扎他还不忘吓吓他:“听说你打扫的那间化妆间以前死过人,是那时候红到发紫的女星贝微微,被活活烧死的,但是后来消息被封锁了,没有任何人知道。”
莫扎他瞪大了眼睛,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下意识搓了搓手臂,躲在后台的女人恨不得现在出来把肖奈打一顿,嘴里小声说着:“你才死了,不就帮我表哥泡表嫂吗,你明明同意了!好你个肖奈,居然这么骂我!”
-
孔家。
贝微微敲了敲书房门,抱胸靠着门,对里面说道:“表哥,他今晚就来。”
里面的那人摘下眼镜合上了书,微微抬头看着窗外的花园,露出一抹笑。
贝微微又带上了哭腔,敲了敲门:“我的KO哥哥,你可要给我做主啊,肖奈他骂我。”
书房里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拉开了木门,贝微微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站稳,看着那人下楼的背影,耳边还回荡着男人刚刚所说的那句话:“自己的男人自己管。”
贝微微扭头望了望空荡荡的书房:“亏我好心帮你泡夫人,看我不整死你。”

嗯。我懂我懂。

【SNH-黑喵】不知道叫什么的短篇

- SNH48 袁一琦 x 沈梦瑶
#沈梦瑶0814生日快乐#

祝神喵生日快乐!!!!!



HII的各位成员对于沈梦瑶和袁一琦天天在生活中心秀恩爱已经见怪不怪了,自从上次王露皎想去她俩房间拿东西,在门口站了两分多钟沈梦瑶才出来开门,屋子里乌漆麻黑的最主要的是袁一琦居然还裹着被子坐在床上,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了。
那天张昕把万能卡拿走了,王露皎没办法直接进黑喵房间,她洗完澡洗完头发后想起来把吹风机落在了她俩房间,王露皎敲了敲门,过了一段时间见里边的人还没来开门,又加大了力度敲门。
终于是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脚步声,沈梦瑶把自己藏在门背后只探出脑袋,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她揉了揉眼睛:“谁啊。”
王露皎翻了个白眼,她毫不留情地推开了门,摸着墙壁按下了开关让屋子里亮起来,之见房间里乱的不成样,两人仿佛当衣柜不存在,因为平时两人都睡一张床的缘故,沈梦瑶的床和两张床前面的沙发都堆满了各种衣服。
王露皎嫌弃地看了眼问道:“我吹风机呢?”
等到沈梦瑶去厕所给她拿东西的时候,她看了看沈梦瑶的床又看了看沙发,怪不得刘炅然就算再害怕也不来这里睡…
-
后来某场公演王露皎提起过这事儿,沈梦瑶也只好站在台上傻笑不知道该反驳什么。
沈梦瑶看着袁一琦又开始在台上撩妹,心里似乎有点不舒服,她只是觉得这是出自于对朋友的占有欲罢了。
和一个人的关系好到别人认为是同性恋的时候,那种占有欲就有了。
沈梦瑶看不得袁一琦在台上对着别人比心挑眉的,但这种东西是万万不可在台上露出来的,沈梦瑶也只会在自己一个人洗澡的时候难过。
渐渐的,沈梦瑶觉得自己好像控制不住了,只要袁一琦站在台上,她眼睛里便全都是她,徐伊人好像也发现了这点,她找沈梦瑶谈过。
虽然徐伊人对沈梦瑶有一种谜之执着,但沈梦瑶知道徐伊人是直的,这天沈梦瑶破天荒去找了徐伊人,她跟徐伊人承认了自己好像真的喜欢上了袁一琦。
徐伊人心里知道她会这么说但等到沈梦瑶说出口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惊讶的:“不能不喜欢吗?”
沈梦瑶摇了摇头,笑了,然后抬头看着徐伊人:“你知道吗,没遇见袁一琦之前,我每天就是唱歌练舞,但自从她开之后我每天就是想着袁一琦袁一琦袁一琦。”
“我也以为我就这么等到毕业,毕业后找个好男人嫁了,结婚生子,然后就这么过完一辈子。”
“直到我发现我喜欢上了她。”
-
对朋友是不会有占有欲的,那只是你想象的所谓的友情吧。
就好像袁一琦对沈梦瑶。
-
袁一琦一直把沈梦瑶当作很好很好的闺蜜,只是闺蜜,对于徐伊人在公演上公然调戏沈梦瑶她也没什么太多的想法,她嘴上骂着徐伊人,下一秒便又开始对杨惠婷动手动脚。
她最近发现沈梦瑶和徐伊人走的越来越近了,沈梦瑶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和她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剧了,也没有抱着她睡觉了。袁一琦一个人在宿舍里站着想了好久。
直到刷着万能卡进来拿东西的张昕进来后,袁一琦只是看了张昕一眼没说什么爬回了被窝里,张昕见她那样子皱了皱眉,她算是尽到了副队长该有的责任,她坐在床边的毯子上:“怎么了?”
袁一琦撇了撇嘴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张昕,张昕听了后整个人都呆住了,愣了足足有十秒,张昕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留下一句话:“现在沈梦瑶去找徐伊人,就像你当初在公演上撩杨惠婷。”
-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两个人又黏在了一起,沈梦瑶喜欢着袁一琦,袁一琦也喜欢着沈梦瑶,但是她们不能在一起。
也不被允许在一起,起码毕业前不行。
所以在沈梦瑶毕业那天,袁一琦在宿舍里抱了沈梦瑶好久好久,就到袁一琦觉得她胳膊酸了,袁一琦还是没放开她,就一直抱着,沉默。
后来沈梦瑶拍了拍她的手,示意自己要开始整理东西了,袁一琦放开了沈梦瑶,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如果等我毕业了你还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吧。”

沈梦瑶迟迟未开口,等到袁一琦要放开她手臂的那会儿,她说。
-
“好啊,等你毕业我们就在一起。”

在老妈面前明目张胆的刷微微的后果就是,在电视上投影阿部看,我妈就说:“这不郝眉吗。”完了以后推出来看到彬哥新剧的宣传广告,我妈就说:“这是不是KO啊…”

……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你这是在逼我写唐青春x我。哈哈哈哈蜜汁害羞。你这样是要被麻团儿嫌弃的!@兔子_usagi 

人生目标嫁给老戴娶了莫莫。

算了不可能的。

世界欠我一个莫寒。

睡不到莫莫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呢:)

【K莫】关于莫扎他未来“女朋友” 下

演员室友KO前辈 x 搞笑的莫扎他小鲜肉

- 下

莫扎他参加完活动已经接近凌晨了,回到宿舍后等待他的是那人刚做好不久的糖醋排骨,莫扎他甩掉鞋,踩上拖鞋啪嗒啪嗒地跑向餐桌,拉开椅子坐了下来,KO坐在客厅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电视里是刚刚直播的回放。
见莫扎他这个样子KO摇了摇头认命地将被莫扎他“丢弃”的鞋子放好,随后拿起柜子里莫扎他专属的蓝色马克杯,走向厨房灌水的十几步路,他在莫扎他身后停下,空着的那只手扶着椅子凑到莫扎他耳边:“你今天挺好看的。”
莫扎他明显愣了一下,耳尖一下子红了起来甚至还有些发烫,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听到那人打开热水瓶将热水灌入杯中的声音了。
莫扎他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专心致志啃着排骨,KO将杯子递到人面前,莫扎他接过杯子一口气喝掉了半杯,然后哈了一口气又摸了摸肚子,果然喝热水最舒服了,莫扎他最终放下了筷子,因为最近还在拍戏,要控制身材是肯定的,他依依不舍地又看了眼盘中肉:“你今天看直播了啊?”
KO重回到厨房拿来了保鲜膜,一边撕一边说:“对啊。屎屎。”
莫扎他撇撇嘴:“我靠,你别提这个!”
KO挑挑眉:“怎么?”
莫扎他一拍桌子:“这次直播肯定成我黑历史了!我那群粉丝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眉哥怕是一年半载逃不了这个梗了。”
“其实还是挺好的。”
“你放屁…”
“…”
周围的一切安静了下来,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莫扎他干笑了几声努力挤了个呵欠出来:“唉不说了,我困死了,你明天七点记得喊我起来。”说完莫扎他看都不看KO一眼就进了卧室。
KO此时此刻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演员而是莫扎他的保姆。
第二天KO准时叫醒了莫扎他,莫扎他揉了揉眼洗漱完毕后跟KO道了早安,坐在饭桌前等早饭的时候他掏出手机一看,莫扎他吸牛奶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上热搜了?
莫扎他摇了摇头看着热搜榜上的几个字—— #郝眉 屎屎#。又看了看自己瞬间涨了几万的粉丝数,他好像不是在梦里,他兴奋地拍着桌子喊厨房里切面包的某人过来:“KOKO!我居然上热搜了,可我怎么觉得这个话题像是在骂我…”
KO加快手上的动作,将两块三明治外加两颗熟鸡蛋一并端了出来,在莫扎他对面坐下:“热搜我看了,你的女友粉一夜之间变成了你的妹妹粉和姐姐粉。”KO一边帮莫扎他剥鸡蛋,一边说。
莫扎他一时语塞,算了谁让他自己作死呢,他点开热搜去里边转了一圈,然后收到了来自愚公的消息,他喝掉了最后一点牛奶:“愚公喊我走了,我今天进新剧组。”
KO拦住了他把剥好的鸡蛋装进保鲜袋里给他:“把鸡蛋带上车里吃,你上次那部剧是不是今天上线,我一会收拾行李的时候看。”
莫扎他想起来前几天KO提到他要跑国外去拍戏,假装伤心的样子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唉,今天下班回来我就要一个人寂寞的呆在家里了。哈哈,不说了你别忘记带什么东西,我可不会跑国外给你送去,好啦拜拜!”刚刚还一副伤心的样子,现在脸上挂着笑容,他扒着门对KO眨了眨眼睛,挥了挥手后下楼。
KO关上门走到窗户前看着莫扎他坐上车才转身回房收拾行李,收拾了一半自己定的闹钟响了起来,是莫扎他那部剧上线的时间。KO放下了手上的衣服拿过平板。听着片头曲往箱子里塞衣服。
终于音乐停止,画面中出现了一位…女子?
KO知道那是莫扎他,他不禁失笑,原来那天莫扎他回家后嘴里说的丢面的事儿就是这个啊。
莫扎他现在正坐在化妆间里做造型,放在前面的手机在不停地振动,莫扎他终于忍不住拿了起来。是致一的微信群,他们现在正在群里笑莫扎他的女装。
微微仗着自己是老板娘更加过分了:“不愧是美人师兄。”接下来他看到的就是满屏的哈哈哈了。
莫扎他突然开心了,他用微博小号偷偷看着微博应援群,群里昨天刚转妹妹粉姐姐粉的这群人现在嚷嚷着要做男友粉了。
恨不得把剧中的那个女装大佬娶回家,平时怼自己都能怼上天,现在夸自己还来不及呢,莫扎他心情大增,换了号上线。某个APP里特别关注上线粉丝那是会有提示的,于是莫扎他就看到她们跟疯了一样的求自拍。莫扎他转了转眼珠子,决定宠她们一会。
莫扎他:妹妹唐青春,她的男朋友可以叫屎屎,但你们别忘了我这个哥哥!
编辑完内容后莫扎他哼着小曲儿挑着那会自己拍的自拍,精挑细选后选定了自己最满意的三张。
发送完毕后,果断下线。
因为在飞机上的缘故,KO早早的把手机关掉了也就错过了某人的女装福利,KO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机给在国内拍戏的莫扎他报平安。还没打开微信就收到了迟来的微博特别关注更新微博的提示。他点开微博后点了赞保存了莫扎他所发的照片。
KO笑了笑评论了一段文字并按下了转发。
“既然唐青春小姐的男朋友叫屎屎,那这位哥哥的男朋友可以叫KO吗?”
然后莫扎他又上了一次热搜。
莫扎他迟迟没有回应,等到回家后他才发现KO转发了自己的微博,他承认那几分钟自己脑子里是空白的。
他几乎手抖地回复了两个字——
“准了。”
然后莫扎他就笑了,远在国外的某人也笑了。

新图!!!想到了个好梗。